Table of Content

学习还是算了,是完全学不进去,原本心思也不在此,心在天际,挂科随意。

这个寒假我哪都不去,就在家陪着我爸妈了。

上上上个寒假拍电影,阴历 27 回的家,初五又走了,上个寒假跟老师做项目,初七回到学校。

除了显得与众不同,能装个逼,真正收获多少,也就那样。

不过这么说又有点绝对了,做这些事本身是不错的,错在平时没空搞这些,必须趁着假期。

这次回家,很多事要办,处理自己的事,多听听爸妈的话,处理处理高中那帮人的关系,不能再逃避了。

每次聚会我都以各种忙的理由推掉,再过一年,有可能人家聚会根本就不通知我了。

高中的公共关系处理的非常差,非常差。

大学,到现在看起来,不算是非常差,至少不会再发生贴吧被刷屏的事了,刷屏原因自己脑补。

这两年,我是刻意的来经营公共关系了。

还有不断地更新我的装备,设备,不断地满中国乱跑。当然了,新手机,新电脑确实好用,满世界跑,也确实有意思。不过顺带的也能靠这些来维持我的公共形象。

再就是,买这些装备,给我产生的价值,远远超过他们本身的价格,大体上看,这个投资是值得的。

我突然觉得这篇文章说的东西,太多了。毕竟辛辛苦苦打出来的,先留着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删了。

公共关系的经营,这里头栽过不少跟头,最大的就是,不要自己什么都说出来,跟别人谈的时候,挑几个重点,可以无意中透露些线索,对你感兴趣的人,自然会去社工你的信息,让他们自己发现一些新东西,会更好一点。

现在大体还好,很多我不认识的人认识我,也算是个成功,大一上课的时候,也听见过旁边几个女生讨论我,她们不知道我就在她们旁边坐着。。。教务在线那个项目的意见反馈,联系他们的时候,都有人问是不是李杰。。我擦。

希望这种神秘的气氛一直存在吧。

为什么说大体还好呢,还是有不好的地方。我这人有个毛病,你也可以说我爱记仇,随你怎么说了,我一般不得罪人,但我得罪了,一定得罪到底,话有点偏激,但就这么个意思,我人脾气挺好的,不管对朋友,对陌生人,对服务员,你能得罪我,一定是你碰着我底线了,我的理论是,你有第一次碰到我的底线,就敢有第二次。所以我一定得罪到底

我需要个能负责我公关的人,我说真的。当然现在没这资格。。我这人一激动,啥话都能说出口,高二那年,我 15 岁,口无遮拦,倒也逍遥自在,今年,我已经 19 了,应该有意的去经营我的形象。

万幸的是,很多好久不见的朋友,见我面第一句话是说我比以前成熟了,说思想不一样了。

其实今天这篇博客就是扯扯淡,发发牢骚,明天考大物电路,我是连看都没看,书还是新的,练习册名字都没写,无所谓了,心在天际挂科随意,志向不在此,不在这上花心思,我就不信没文凭能影响我生活,能影响我儿子移民,能影响我 30 岁退休。

路是我自己走的,在保证不影响我爸妈养老的大前提下,路就是我自己的。

两周前刚满 19 周岁,距离 30 岁还有 11 年。